泡沫包装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泡沫包装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还在担心百货变试衣间吗日本百货已逃离这个宿命-【资讯】

发布时间:2021-09-03 16:29:47 阅读: 来源:泡沫包装厂家

当中国一线城市的百货几乎沦为电商的线下“试衣间”,甚至走向大规模闭店惨局,百货却在日本发展得红红火火,风生水起。

2015上半年,根据iziRetail的抽样调查,全国60%的百货商场业绩处于下滑状态。百货业所遭遇的严峻状况,还不止财务报表上业绩负增长这么简单,不少百货公司每运营一天,就亏损一天,因此才有了万达集团关闭45家万达百货的“撤退性”手笔,成为中国百货业面临巨大挑战的缩影。

与国内百货行业持续低迷不同,日本的百货行业这两年却生机盎然。

根据日本百货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,日本百货2014年比2013年的销售业绩增长1.6%,实现连续3年增长。从城市角度来看,东京的销售额增幅3.5%,大阪的销售额增幅5.4%,名古屋的销售额增幅5.2%。一线城市的百货商店的销售额增长显著,大幅超过平均水平。相比于几年前百货业的整体低迷,日本百货行业开始出现复苏的迹象。

在中国曾经是典型百货代表的万达百货店,何以走到纷纷关门谢客的地步?业内普遍认为,百货商店等实体店的衰落,是网络与电商冲击的结果,百货“衰退”史正是电商“成长”史。但在中国购物中心产业资讯中心主任郭增利看来,网络与电商只是诱因,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百货店本身。

生活方式引领见“功力”

目前中国百货业的经营理念还是落后于日本,特别是缺乏创新的人文观念和生活感。最大的不同就是日本百货店推崇对生活方式的引领,而中国百货店仍停留在按消费档次划分商品的销售。

“日本百货店更加注重于购物环境人性化的舒适,而中国百货店则注重促销氛围的营造”,郭增利指出,“其结果是日本百货店产生更多为了逛而购买的顾客,中国百货店则产生更多为了买而去逛的购买者。”

据了解,日本上世纪70年代重视价格、80年代重视品质、90年代重视颜色,2000年以后则重视功能的消费行为变化。近年来,日本百货公司做出了重大调整,开始重视从顾客视角提供专业服务。而从顾客视角提供专业化服务的第一步打破以往长期统治的联营制,开始针对目标消费群体设计出自有品牌商品,并逐步拥有固定的消费群。

然而,中国百货店强调的却是品牌意识。在亚太商业不动产学院院长朱凌波看来,更极端的例子是,无印良品这个在日本是追求去除名牌,追求本我的品牌,在小资的北京、上海等城市,却被当成了名牌去盲目的追求。优衣库这个在日本是一个普通的极其大众消费的品牌,也被一些不明所以的暴发户当作名牌来抢购。

反思国内百货店萧条,到底是业态出了问题,还是百货业本身出了问题?

郭增利一言以蔽之,中国是时尚化百货,传统的百货公司十分依赖品牌,只发挥房东的价值,租地招一批联营品牌,就开店了,最后就是千店一面。经过盲目扩张后,关店就很正常了,简单粗暴的复制必然会导致简单粗暴的结果。

“国内传统的百货店管理和服务能力很弱,既没有体验服务,也没有商场特色活动,所以消费者只有买衣服才去百货店,而以服装带动百货业发展是很难的。”郭增利建议,增加食品、杂货类等生活用品,百货店的生意才会做火。

日本百货店业态很丰富,百货店中不仅有服饰还包括食品、药妆、杂货铺等。郭增利说,“只要是和衣食住行相关的商品,都可以在百货店买到。所以日本是吃喝玩乐顺便购。”

显然,“在中国,百货店的发展还需要一个过程,还没有达到日本百货业的精细化、人性化的程度,还处于混乱时期。”朱凌波坦言,“中国百货业必须依靠场所塑造、创新组合、精神吸引、冲动消费、科技元素来发展。”在他的想法中,要用情感做百货店,去除浮躁,用“与消费者精神上的黏性”来做,才会改变现状。

百货何以电商“和平相处”?

2010年,O2O开始在日本出现,并形成了一股热潮。毫不夸张地说,对于日本百货行业而言,O2O无疑是一盏让行业摆脱低迷的明灯。

根据日本Tokyu AgencyInc提供的《O2O购物行为报告》显示,在实体店看到心仪的物品后,有24.3%的消费者会在确认网上信息之后再做进一步决定,偶尔这么做的消费者占到50.3%,而完全不去网上查询直接做出购买决定的消费者仅为25.4%。

同样,在网络店铺上看到心仪的物品之后,需要去实体店铺再看看才做出决定的消费者大有人在,经常这么做的消费者占到18.3%,偶尔这么做的消费者为53.9%,完全不会这么做的消费者仅仅只有27.8%。

对于O2O热潮,日本百货业开始思考新议题——怎么样才能更多的导入来自线上的流量,将线上和线下进行结合,提升自身的销售量。

通常情况下,中国百货公司会采用O2O的手段多与网店联动,例如,线上优惠券线下使用等,而日本百货公司却出示了别具一格的O2O案例。

日本四大商业巨头JFR(大丸松坂屋百货),与一款基于位置的手机游戏“国盗合战”实现了良好的联动效应。该手机游戏被称为一款让你想要去历险的APP。游戏将日本划分成了600个国家,6000个地区,当登录APP,发送了当前所在的位置后,就成功盗取了这个位置所属的国家,想获得新的国家就要去新的位置,而到了相应的位置后可以收集当地的武将卡,进行对战。同时,在所在城市,积累上下班的移动距离可以建设虚拟的城市。

大丸松坂屋和“国盗合战”成功找到O2O的结合点,通过游戏向实体店铺引流。当用户靠近百货店时,登录“国盗合战”游戏,可以获得高阶奖牌,从QR(二维码的一种)海报处开始游戏可以提升等级,获得壁纸等道具,商铺制作了“国盗合战”游戏相应的福袋等等。

从数据来看,2013年,大丸松坂屋百货有3家门店通过与“国盗合战”游戏联动的方式来进行促销,促销期间客单价超过2万日元,6天促销时间获得了超过6000万日元的销售额,不仅促进了店铺的销售,而且获得了新会员。至此一直保持很好的销售业绩。

同样是日本另一家著名商业百货伊势丹,则选择用动画打动消费者。试图通过特别打造的故事、动画、店内展示等传达自己的世界观,动画在网上展示,吸引消费者的关注,线下店铺则努力打造一个与动画一样的世界,而来到百货店的消费者若是中意了伊势丹特别的布置,会自发的在网上分享传播,将线上线下环节打通。

由于日本是一个动画和游戏都很发达的国家,喜欢这两样的消费人群非常多,伊势丹的动画O2O策略与大丸松坂屋的游戏联动O2O策略都很好的打动了消费者。

东急百货店作为日本运营较好的百货集团之一,以关东为基地,总店位于涩谷区。与国内多数百货境遇类似,东急百货也曾饱受了业绩走低、电商冲击等威胁。不过这一颓势,很快因为店内采用“导购型APP”而打破。改变了消费者的购物方式的同时,让自己重生。

购物者每次去百货商场购物,经常会转来转去找不到自己想去的店铺,而东急百货店的导购APP有楼层导购功能,可以陪你逛遍整个百货商场,让消费者购物体验更好。

除此之外,通过这个APP可以了解百货商场内各个品牌商的实时促销信息、发放优惠券、网络店铺购物等等,使得商家和消费者之间的联系变得更快速、更紧密。这款APP成为一个非常通人性的好导购。

以上三个例子,只是日本百货做O2O当中极少数的方式,但却反映了日本的三个特色:游戏、动漫、服务意识。

“日本做商业,不仅仅是对产品的对接,更多的是对客户服务和细节的处理,使得消费者在购物时不仅追求方便性、多样性、注重个人品牌的需求,同时更注重整体购买经历的愉悦。”对此朱凌波感慨道,因此,电商在日本几乎没有生存的空间。

在郭增利看来,中国因为强化电商作用,使得小作坊对电商产生很强的依赖性,彻底将百货店沦为了“试衣间”,实际上电商不应该对百货业构成威胁,很多商品应该在百货店中体验。消费就像吃饭,现在物质丰富的社会条件下,吃饱不应该是最终目的,而应该享受品味食物的过程。

勇敢去传统式“百货化”

事实上,日本百货店也经历过销售逐渐递减的情况。自2008年金融危机开始,伴随着个人消费力的下降,正逐渐改变着曾经是世界上生活品质最为讲究的日本人的消费方式。曾在1991年创下9.7兆日元高额盈利的日本百货业,2009年的全年营业额缩水将近三成,仅为6.5兆日元。

2008年,日本百货业界曾出现经营合并风潮,并由此产生了三越伊势丹控股集团、JFR(大丸松坂屋百货商店)、SOGO西武以及高岛屋&H2O(阪急阪神)四大巨头。

2010年,银座最火爆的变化就是以“FOREVER21”为代表的多个平价服装品,以整栋楼的高姿态进驻。

在经历近10年的行业洗牌整合之后,日本百货业通过对结构调整及自我优势强化,已出现许多业绩卓著的优势百货。

以2013年大阪阿倍野近铁百货全面改造开业为标志,到2014年已经形成东京新宿、大阪梅田两个代表性商业区。大阪梅田商业区总经营面积达到50多万平方米,经营成长力显著,引领整个百货业的业绩稳定在6.2万亿-6.3万亿日元,并有回升势头,功能价值已经超过新宿商业区。藉此百货业主体已基本完成蜕变转型。

可以说,日本的百货店以“差异化清晰定位、普遍化跨业经营、个性化创新吸客、人性化开放体验”的方式,完美转身。对此,上海领易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邹毅,将日本百货业蜕变转型成功归结为四点。

“差异化清晰定位,使得百货店综合化以后,总体趋向20岁上下的年轻女性,兼顾中年商务白领,同时又关注老年富裕客层。”邹毅举例说伊势丹新宿店强化满足了年轻客群需求。阪急梅田、阿倍野近铁作为大阪的老店,均大幅度增加20岁客层产品。东京银座三越百货将重点放在应对30岁上下的中青年商务客群的需求上。日本桥三越百货店则对关注老年忠诚客群做了规划。新宿京王百货则整体定位为老年生活化百货店。

“经过此番明确的定位调整之后,各大百货店都找到了自己的发展方向,在后继发展中游刃有余。”邹毅说道。

但是百货店除了有清晰定位还不够,更需再上一层楼。在邹毅的想法中,“普遍化跨业经营的百货店,因为不再固守过去经营服装为主业的观念,而是大幅度压缩服装衣料、特别是男装的经营面积的这种打破常规的做法,为自身转型加了分。”

对此, 将经营结构调整为:男装占20%、女装占40%、超市及食品馆占30%、生活家居杂品占10%。另外,各大百货店普遍引进国际旅游等其他业种产品,其中,东京银座三越特设中国独生子女专卖区;JFR(大丸松坂屋百货商店)及三越伊势丹与时尚购物中心整合,同时,三越伊势丹开设MI PLAZA小型专门店;阿倍野近铁的儿童动画拍摄项目等。

以个性化创新吸客,同样是“去传统百货化”的重点所在。

邹毅说,日本的百货店除了普遍重视地下食品馆吸客要素以外,百货店中还引入大量杂品、个性化设计师产品,同时在店铺营业区开辟大量惊奇展品、主题演示、展示区、特卖场,能有效的增加客群滞留时间。他介绍,阪急梅田的庆典广场举办的婚宴试吃体验,英国周大型主题活动,京王百货店与阿倍野近铁百货店的大型特卖场、地方应季商品大汇展等,为其博得了眼球,致使人流量大幅增加。

而将人性化开放体验融进百货店,却是“去传统百货化”的根本因素。邹毅介绍,在转型过程中,阪急梅田拿出20%、东京银座三越拿出30%营业面积,用于开放体验式卖场布局。另外,百货店的季节主题展示区(含橱窗)、入口接待、卖场休息区、休闲餐饮、道具景观,比以往更加专业化、人性化,使得伊势丹新宿店改造为追求世界一流的时尚艺术馆。

在邹毅看来,目前中国百货店的箱型仓储式卖场布局,在日本百货店已经找不到类比对象,现在日本基本完成“去传统百货化”任务。由此说明了一个问题:如果某种零售业态不自身采取重启的态度,就会被新一轮商业模式所取代。

不锈钢角钢

舟山办理危化证

深圳团建

无人机水质检测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