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沫包装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泡沫包装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新闻】重庆最大环保搬迁回访一石三鸟的重钢战略二连浩特

发布时间:2020-10-19 01:10:41 阅读: 来源:泡沫包装厂家

重钢工人李小辉过“双城”生活已经3年了,每周5天在重庆长寿区的重庆钢铁集团(以下简称重钢)新区上班,周末在重庆主城大渡口区和家人相聚,他的“双城”生活缘于2007年5月启动的重钢环保搬迁工程。

双城选择

重钢是一个有百年历史的大型钢铁联合企业,前身为1890年“洋务运动”时张之洞创办的汉阳铁厂,1938年3月西迁重庆。近年来,在重庆经济建设进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的重钢,也成为当地主要污染源,一度占据重庆主城工业污染物排放总量的60%。虽然每年投入上亿元资金进行技术改造,以减少对环境的污染,但集重工业、重化工污染于一身的重钢,始终无法摆脱污染大户的“帽子”。

“搬迁可借机实施技术升级,并能适度扩大规模。但巨额搬迁资金势必会成为企业将来发展的包袱。不搬不会有资金压力,但企业将面临最终无路可走的结局。”重钢集团原副总经理、环保搬迁指挥部原副指挥长董荣华回忆说,为了实现城市环境保护目标,适应重庆经济社会发展总体战略,重庆市在调查和论证后,决定将重钢钢铁主业整体搬迁至长寿区。

据重钢老区所在的重庆大渡口区环保局监测数据显示,重钢关停后每年减少排放二氧化硫、氮氧化物和烟尘等污染物近4万吨。重钢环保搬迁启动时的2006年到完成后的2012年,重庆主城区空气质量优良天数从287天增加到340天、优良率从78.6%提升至93.15%。

“重钢环保搬迁不仅是支持重庆统筹城乡发展的需要,也是克服企业自身弱势、寻求新的发展空间的内在要求。”董荣华称,重钢搬迁并不是简单复制,更不是污染搬家。整个新建过程,全面采用新技术、新装备和新工艺,分两步实施打造以板带材为主导产品的长江上游精品钢材生产基地,并实现材料制造、能源转换和资源循环利用三大功能。

面对搬迁,工人们心情复杂,有人担忧,有人不舍,也有人质疑。有人因此离开了重钢,但更多人像李小辉一样来到长寿重钢新区。2011年9月,年产钢650万吨的重钢长寿新区全面建成投产,大渡口老区同步关停,万余名职工由此开启了“双城”生活。

新厂区让李小辉眼前一亮,平静的湖水,绿树成荫,现代化的厂房掩映在绿地之中。高炉车间里灰尘变少了,机械自动化程度提高了,工作强度减弱了,产钢量却没有减少。

重钢集团副总经理周宏介绍说,重钢迁往长寿后,新区已完全淘汰老区能耗高、装备水平低、污染严重的落后工艺设备,并且大规模使用循环能源与清洁能源。新重钢取消了全厂蒸汽管网和厂区铁路,实现了工业用水100%循环使用,废水零排放,废渣全量回收利用,二次能源全部实现高效回收利用,自发电率近80%、绿化率达32%。对长寿区而言,当年重钢污染大渡口区的情形未曾重演。

“截至目前,重钢企业规模较搬迁前实现了‘两个翻番’,企业总资产从150多亿元增长到754亿元,在冶金行业排名由40多位提升至20多位。”周宏称,重钢目前拥有宽厚板、中板、热轧薄板、线材、棒材、型钢、冷轧等7条轧钢生产线,钢铁主业的规模效益将进一步扩大和凸显,基本建成了长江上游精品钢材生产基地。

库区新钢城

长寿位于三峡库区库尾,产业空心化现象一直存在。对于承接重钢新区的长寿来说,重钢环保搬迁伴随而来的是一系列的机遇。

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,重钢环保搬迁之前,长寿城市规划受长江天堑阻隔,主要布局在长江北岸狭窄地带,江南地区与长寿城区之间交流不便。重钢环保搬迁,新建的长寿长江大桥飞架大江南北,改善了长寿江南地区的交通条件,优化了长寿城市布局。短短几年内,一座座高楼耸立,江南新城区在长江大桥南桥头拔地而起。

长寿经开区管委会副主任冉洪告诉记者,长寿以引进重钢为契机,重点发展汽车薄板、高端船板和特殊钢等,并向具有特殊磁、电、光等性能的特种功能材料和高端结构材料领域发展,提高高附加值产品比例。当地以重钢为龙头,引进钢铁冶金企业16户,基本建成以重钢热轧、冷轧带钢产品延伸加工为主导的钢铁冶金生产基地,形成了涵盖矿山采选、冶炼及深加工的钢铁产业链。在国内钢铁行业普遍走低的情况下,2013年长寿钢铁冶金产业交出的答卷是产值285亿元、税收1.78亿元。当地预计,到2020年,该区钢产能将达1000万吨,实现工业产值1000亿元,建成国内一流的新型钢铁联合生产基地。

“(重钢)入驻改变了当地工业由过去化工产业‘一枝独秀’,变成化工和冶金‘比翼齐飞’的格局。”冉洪说,重钢环保搬迁,不仅为长寿引来了10余家为重钢提供上游辅料的企业,钢企生产也为下游厂商提供了重要原材料。以重钢为龙头,长寿编制了钢铁冶金产业循环经济产业链,形成了“重钢废钢渣→矿渣粉末→矿渣水泥→商品混凝土”的循环经济产业体系构架,引进循环经济企业10户,每年可节约或回收资金约10亿元。“这些项目既拉长了产业链,又形成了竞争力更强的产业集群,推动了循环经济的发展。”冉洪说,长寿工业已由过去企业“单兵作战”向目前各企业“集团作战”发展。

“重钢环保搬迁也被长寿民众视为一次巨大的机遇。”冉洪称,由于贫穷,重钢新区所在的江南镇某村曾是当地有名的“光棍村”,现在这个戏称已经改写。江南镇已从过去的偏隅之地,变成了如今的经济前沿,三年间该镇新增企业法人主体482户、个体工商户2915户。

长寿区提供的数据显示,重钢搬迁到长寿后,直接带动了当地2万三峡库区移民就业、间接促进8万人就业,年均增收3万元以上。同时,拉动库区原燃料、原材料产业以及机械、电子、建筑、运输、加工、副食品、服务等相关产业同步发展。

挑战“蝶变”

重钢之于长寿区来说是个机遇,但之于大渡口区来说更像是一个挑战。

大渡口区发改委主任钟渝告诉记者,重钢搬迁后,相关配套产业也随之搬迁,大渡口区商贸、金融、餐饮等第三产业的发展由此受到较大影响。

在钟渝看来,挑战往往和机遇并存。以前大渡口常以“钢城”、“灰城”的形象示人,重钢环保搬迁“搬走”了主城一半以上的污染,也给大渡口的发展带来了“蝶变”契机。“探索‘后钢铁工业时代’的发展,重新定位城市功能,是这几年大渡口一直在探索的事”,钟渝告诉记者。

“重钢环保搬迁,不仅让环保容量已达极限的大渡口重获生机,还留下了7500余亩的整片沿江土地,34公里长江江岸线,总建设规模达950万平方米。”钟渝说,在寸土寸金的主城区,这显然是一笔巨大的财富,大渡口得以新生,由此踏上产业转型升级之路。

转型升级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却并不简单。“重钢搬迁后,大渡口进入了‘阵痛期’,多项经济指标下行压力很大。”钟渝说,在重重困难面前,大渡口却在算另外三笔账。第一是生态账,重钢搬迁后,将消除主城工业污染60%的污染源,改善生态环境,提升区域价值,聚集更多人气,使发展更有后劲。第二笔是工业账。表面上,工业产值下降过半,实际上为大渡口战略规划和产业布局留出很大空间。第三,作为后起之秀,大渡口可利用“后发优势”,打造投资“洼地”,吸引更多的企业前往投资兴业。

重钢环保搬迁后,大渡口城市开发与过去相比大有不同。

之前受制于老重钢的污染和地理阻断,被誉为重庆继朝天门、江北嘴之外的第三大江城半岛——钓鱼嘴半岛是重庆主城开发最晚的半岛。钟渝告诉记者,重钢搬走后,钓鱼嘴片区已被列为重庆十大重点开发片区之一,该片区目前正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,建设生态型的商贸圈,居住群,吸引商业地产、旅游地产等产业群聚。通过发展创意产业、商圈经济、休闲文化产业、高端房地产来实现片区内的产业转型。重钢部分老厂区将被改建为重庆工业博物馆,效仿德国、英国等老旧工业区,打造“后工业时代”的创意产业。此外,该区域还将建设两处大型公园,利用滨江地区建设4个绿廊公园。

事实上,大渡口在推动产业转型升级、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上已取得阶段性成果。记者在大渡口建桥工业园里看见,天安数码、三一重工、艾普网络等近百家企业相继入驻,电子信息、现代服务业、新型材料新能源三大产业集群正逐步形成。

钟渝表示,从目前情况看,建桥园区产值已实现“再造一个重钢”的目标,下一步大渡口将推动园区从传统工业园区向现代都市产业园区转变,通过五年努力,力争高新技术企业产值占规模以上企业产值的的35%,拉动地区生产总值力争突破500亿元,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突破1000亿元。

李小辉已慢慢适应了“双城”生活,但时下他也有些担忧。重钢环保搬迁投入大量资金,在产能形成后却遭遇市场寒冬,生产经营非常困难,重钢这几年并不好过。他和很多重钢人一样,选择了坚守,虽然可以找到出路,但并不想在企业最艰难的时候离开,他们盼望着钢铁市场的春天能早点到来。

重庆草莓苗

烧烤调味料

徒手整形培训

建筑木方